乌耳耳耳

盛景清明

日常——

林景在擦黑板,奈何身高不够,便跳起来去够

林清明在则座位上时刻关注着林景。看着清瘦少年像个兔子一样跳啊跳的,饥渴饿狼林大爷被萌的心头发软。


按捺不住心中饿狼的林清明抬起那双修长的腿,气场微妙地走向了讲台上的林景……


在林景身后站定后,双眸默默地盯着依旧和黑板较劲的林兔子。林清明看着林景白色衬衫下扭来扭去的细腰,喉咙有些发干。


林清明抬起他特有的略带侵略性的眸子环视了一下四周。因为下节课是体育课,待在班级里的同学只有两三个学霸霸级别的同学。见四周并没有人注意讲台上的他们,随即勾了勾嘴角。


林清明一把把正在背对着他擦黑板的林景搂着腰按在了黑板上,长臂一捞夺过了黑板擦,随即低头看着比他矮一个头的小糖人。不动声色地在林景身上嗅了嗅。

啧,真甜呐。

林清明在心中微叹。


林景抬起微红的脸和亮晶晶的眸子看着他,开口是清朗悦耳的少年音“清明……你把腰往后点……。”林清明低头看着自己的兄弟正急不可耐的触碰着少年圆润挺翘的小屁股……而后深吸了口气,暗骂一声,眸色骤然加深。往后退了些,但手还紧搂着林景。


林清明看着怀着那个睫毛轻颤,却还故作镇定的少年,手就抑制不住地痒了起来。林饿狼可是个想到什么就干什么的霸道主儿,毕竟正值青春年少呢。


林清明扬手打了林景一巴掌。

当然,是屁股……

空气中似乎还回荡着那声清脆悦耳的声音,林清明回头扫了眼教室。那几个学霸似乎并没有因为这点声响而从知识的海洋里游出来,林清明放心的扭过了头。


殊不知在林清明回头的一瞬间,一个戴着无框金属眼镜的少年把头低下,将暗涌的情绪隐藏在眼睛里……


入眼则是林景像个受气的小媳妇气鼓鼓的看着他,白皙的脸上出现薄红。清瘦修长的手轻轻抓住林清明的衣领,微微撅起红润的嘴唇小声地控诉“班里那么多同学呢,你干嘛呀。”


我们的流氓手欠青年看到林景的这幅动人的小模样,心里像有个猫用爪子挠痒痒。又嘴欠地压低嗓音,用低沉磁性声音对林景来了句“啧,二景,你可真软。”


本来身体上受到攻击的林景就已经很羞涩了,再被嘴欠的林清明一调戏。纯情小少年哪里被这样撩过?薄红从脖子到耳尖瞬间遍布。


林景感受到了脸上的温度,不自在地动了动一直被林清明用火热的大手紧搂的腰。林景觉得,自己的腰也要着火了……


软糯的少年音在林清明耳边想起“清明……你要再这样,我就生气了。”林清明不动声色地欣赏着林景害羞的可爱模样,心里软软的,扬起一抹坏笑。


林清明含笑咬住少年粉嫩的耳朵低语“二景,以后这种体现身高的活让哥来。”林景听着林清明磁性的低语,他喷在耳朵上的灼热的气息使自己的心头止不住的发软。


林景使劲推开林清明,踮起脚尖用手比了比自己的头又比了比林清明的。瞪着湿漉漉的眼睛对林清明说“我会努力的。”


凝视

我慢慢打开了门,眼前的一切随着破旧木门刺耳的吱呀声呈现,这一点声音便打破了幽静的黑夜。

一个穿着白衣服的女人蹲在地下,背对着我。开门的一瞬间,她猛的把头扭了过来。她的头发很长,披散着,几乎拖到地下。


我们对视了。


她的脸煞白,像是纸扎的偶人。有嘴唇包含不住的獠牙,上下外露着,闪着动物特有的象白色的森森寒光。月光打在女人的脸上,在幽黑的夜里,显得越发诡异 。

恐怖的是,她没有眼睛。


眼睛的部位被两个几乎占了半张脸的黑洞所取代。那洞幽深且漆黑,我们就这样对视着。


但她没有眼。


她的眼睛像有什么特殊吸引力一样。让你不断下陷下陷,跌入无边无际的黑暗里。有种莫名的恐慌,让人荒谬的想,她要把你的眼睛夺走。


想到这里,我感觉到眼前突然一黑。空荡和无力的感觉围绕在心头。


我好像失去了什么。

我用手慢慢摸向眼睛,所触本该属于明亮双眼的部位却遍了模样。


那是两个洞。可以想象,里面一定像深渊一样漆黑看不到底。女人在黑暗里被月光撒在脸上的样子突兀的出现在脑海里,獠牙在月光的照耀下依旧闪着森然的颜色。


我摸着眼睛。不,是摸着深渊,尖叫起来。

脑海中似乎又闪过那女人回头看我的样子,居然带笑,如獠牙一般诡异,用她两个黑洞一般的眼望着我。


我意识到,我的眼睛,没有了。

耳边有阴冷的气息吹过,我浑身战栗起来。那女人笑出了声,声音渐远,尖厉如同地狱里挣扎的恶鬼。

当你凝视深渊时

深渊也在凝视你

                                ——尼采